在南山寻访英国公谊救护队校友……
2019-04-16



尼克·汤森德放置纪念标识拍照。

“路易斯•瑞维特(Louis Rivett,中文名余培浦),曾服务于公谊救护队(Friends Ambulance Unit),1931—1935年就读于英国查特豪斯公学(Charterhouse School),于1946年8月31日去世,年仅29岁,已知葬于此地附近,查特豪斯公学特此纪念。”3月25日中午,在重庆市南岸区广益中学后山一处鲜花盛开的山坡上,英国人尼克•汤森德(Nick Townsend)庄严肃穆地放置了写有这些信息的两张卡片,俯身拍照纪念。

尼克准备近一年,从英国到中国,通过两天寻访,最终将公谊救护队成员路易斯•瑞维特的墓地锁定在放置卡片的百米范围内。记者跟随并采访了尼克此次来渝的寻访过程。

73年前,英国志愿者路易斯在重庆去世
1945年,毕业于查特豪斯公学的路易斯·瑞维特(右)来到重庆。

不远万里从伦敦来到重庆,尼克只为寻找73年前在重庆去世的校友路易斯的墓地并纪念他。

路易斯是谁,为何来到重庆?

尼克向记者细细讲述了英国公谊救护队的故事。这支国际志愿者队伍通过医疗救助、物资供给、医疗机构建设,对全球的战争受害者开展救援。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西方媒体报道了中国所遭受的战争苦难。公谊救护队获悉后来到战时中国,为云、贵、川、桂、陕、陇等地提供救护车、外科手术设备及相关人员的援助。 

据资料显示,从1942年到1946年,中国八成以上的外来医疗物资配给工作都由公谊救护队承担。他们在中国各地建立平民诊所,修建新医疗中心,翻新年久失修的医院,为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提供医疗救助。 


1934年,路易斯·瑞维特(最后排右五)的班级合照。

而路易斯就是其中一员。1945年,毕业于英国顶尖名校查特豪斯公学的路易斯•瑞维特,乘坐远洋轮船来到中国重庆,在当时杰克•琼斯管理下的公谊救护队服务。不幸的是,年仅29岁的路易斯于1946年8月31日因病在重庆去世。

历时一年准备,跨越万里寻访
尼克从英国带来1949年绘制的广益中学地图。

1995年,一次偶然机会,尼克和毕业于查特豪斯公学的校友发现法国北部有一个英国战斗机飞行员的墓地,而那个人正是他们的校友。于是,他们去那里为这位校友做了一个纪念碑。

“从那时起,我们开始自发地在全球寻访牺牲于两次世界大战中的千余名校友的墓地。截至目前,已经找到700多个。”尼克介绍,他们的寻访团队主要有10个核心成员,另有大概20人辅助。他们寻访的足迹已经遍布北美洲、非洲、欧洲以及亚洲的巴基斯坦、新加坡、中国香港等地。

“路易斯的墓地是我们寻访中难度较大的一个。”尼克说,此前,英国作家安德鲁•郝克(Andrew Hicks)也曾寻找过,但由于时间仓促等原因未能找到。

“为了这次寻访,我准备了一年。”尼克从学校的档案馆及其他地方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得知,路易斯于1942年至1945年在欧洲从事战争援助工作,1945年来到重庆,为抗战后方提供医疗援助物资。1946年去世,埋葬在重庆南岸广益中学附近的山坡上。


《中国真正的朋友》这本书中描述加拿大人鲍勃·沃尔迪的墓地与路易斯相邻。

“我找到了一本记录公谊救护队当时在重庆的负责人杰克•琼斯的书《中国真正的朋友》(A TRUE FRIEND TO CHINA),由安德鲁•郝克撰写。书里明确提到另一位服务于公谊救护队的加拿大人鲍勃•沃尔迪(Bob Waldie)于1949年在重庆去世,墓地与路易斯相邻。”尼克说,基于这些信息,他能大概明确路易斯墓地所在地。

“此外,我还找到了一封杰克•琼斯写于1949年10月的信。”尼克说,信里描述了鲍勃葬礼的过程,提到他们从广益中学校门进去右转,有一条很窄的小路通往山坡。“通过对比1949年手绘的广益中学地图和如今的重庆地图,我发现这所学校依然存在。地形基本没有变化,墓地应该还在那个地方。”

据尼克介绍,他还查阅到当时公谊救护队发给路易斯父母的电报,走访了一些比较了解公谊救护队历史的人,还找到了当时的一些照片,通过各种渠道来确定路易斯墓地的位置。这次,在英国驻重庆总领事馆的协助下,尼克踏上了重庆的寻访之路。

两天寻找,锁定墓地位置范围

3月23日下午,尼克抵达重庆。24日一早,他就在记者的陪同下来到南岸区广益中学附近。

“看,那是老校门吗?”沿着广益中学大门右侧的公路向上,尼克兴奋地发现了广益中学的老校门。“杰克•琼斯的信中提到过这个校门,这说明我们离墓地很近。”尼克从一处堤坎进入山林,顺着广益中学的外围墙展开大范围搜寻。


尼克拨开杂草等覆盖物仔细搜索。

沿途有很多墓地,每经过一处,他都要请记者帮忙查看其所属何人、去世时间等信息。遇到与路易斯去世时间相近的,他会反复确认。尼克还不时掏出手机照片反复比对,发现类似的位置,便会加倍仔细查看,还会拍摄视频并描述周边环境等信息……

一天下来,并未找到明确的墓地信息,但尼克对第二天在校内的找寻期待满满。


在广益中学老校门处,尼克仔细阅读墙壁上的简介并拍照记录。

25日一大早,尼克在广益中学副校长杜洁及英语老师张群等人的陪同下,开启了校园内的寻找。在广益中学老校门处,尼克仔细阅读了旁边墙壁上的英文简介,拍照记录,随即拾阶而上。“这里原本是一个花园,我在那张手绘地图上见过。”尼克指着步道旁的花草说道,“墓地应该就在这附近,现在的场景和书中描述的很相似。”

转过一个拐角,眼前的一坡石梯延伸到山顶,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林。约两小时的反复搜寻和勘探之后,尼克最终选择了山腰上一处鲜花盛开的平地放置纪念卡。


一张卡片纪念在重庆去世的公谊救护队成员路易斯,另一张纪念其加拿大队友鲍勃。

“这是我们给每个牺牲于两次世界大战中的校友的纪念物。一张纪念路易斯,另一张是纪念鲍勃。”尼克说,为鲍勃放置纪念卡片是为了回应安德鲁•郝克的请求。目前,安德鲁•郝克正在寻找鲍勃的家人。

由于时间变迁,植被覆盖,很多地方也已被人为改造,尼克没能找到路易斯的墓地。“但我并不遗憾,因为我来了,并且将墓地锁定在百米范围之内,这里是最接近的位置。”尼克如是说。


尼克向广益中学赠送《中国真正的朋友》和《查特豪斯公学历史》两本书。

结束搜寻后,尼克按照计划向广益中学赠送了两本书,广益中学则向尼克赠送了《广益校史》及《广益校友录》以示友好情谊。

为世界和平牺牲,他们应该被历史铭记

“关于寻找路易斯的墓地,我们所能做的很有限。”接下来,尼克打算联系一位加拿大女士,她有一本路易斯的日记。此外,尼克也正在寻找路易斯的家人。

“也许,今天很多人难以理解和想象,为什么在那个年代,这群年轻人可以无私奉献,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帮助那些素不相识的人。就像杰克•琼斯、路易斯、鲍勃一样,来到中国付出了青春甚至是生命。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尼克说,正是这些人的牺牲换来了世界和平,但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的事迹渐渐被人淡忘。校友寻访,是希望通过寻找他们的墓地这种行为,让更多人知道那段历史。

这是尼克第一次来重庆。“重庆是一个很棒的城市,我喜欢这里的江河山川、历史人文,也特别喜欢重庆火锅。”尼克特别感谢为他此行提供帮助的所有人。

脚步不会停止,尼克和他的校友们将继续寻找……


文图:记者 贺煜
图片:部分由受访者提供
 
《重庆与世界》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