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年后,陶冷月与重庆再续前缘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17/11/27 16:47:40

陶冷月是20世纪初较为活跃的画家,他处于开发较早、洋风普及的苏州、上海一带,他对中国画革新的问题,对中国画融合中西的问题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认识。

陶冷月,1926年留影。

 

文/管晓锐

图/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陶冷月是20世纪初较为活跃的画家,他处于开发较早、洋风普及的苏州、上海一带,他对中国画革新的问题,对中国画融合中西的问题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认识。

1932年的秋天,以“新中国画”享誉当时中国画坛的陶冷月,乘船沿江而上入川来渝,除了画笔,他还携带相机,一路摄影写生并举。在重庆停留数月期间,他创作了《高松皓月》《源泉无尽》等画作;游览重庆及周边金佛山等地,趁兴展开拍摄,留下大批风景照片。

与重庆和三峡的相遇,成为陶冷月艺术生涯中的重要节点。

85载后,《光风霁月——陶冷月绘画与民国摄影展》于2017年10月31日—12月3日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展出,集中展示陶冷月绘画精品60余件,有关重庆和三峡地区的民国摄影作品30余件,以及友人信函、对联,《冷月画集》等丰富史料,呈现出一位职业画家的生动形象、艺术成就和执著精神。展品来自上海博物馆、苏州博物馆、上海龙美术馆和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馆藏,以及陶冷月家属私藏。

 

陶冷月与他的时代

 

巫山雨霁 1979年 纸本设色 46.8cm×87.8cm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陶冷月生于苏州城内。少时就读元和县立高等小学堂,正式接触到“兼通中西画”的美术教师指导,期间因成绩优异两次跳级。14岁升入江苏两级师范学堂本科,晚清的学堂由旧学转变而来,他在此不仅吸收到传统文化,也有西方科学知识。17岁时就任吴县第三高等小学教员,同时专心于画——画写实风格的水彩与油画。

1918年秋至1922年春,陶冷月被聘为湖南长沙雅礼大学美术教授,兼任湘雅医专等校的图画课。两校多美籍教师或接受过西方教育的教员,为陶冷月提供了研究西画、进行中西合璧探索的环境。此间,他将本名咏韶改名冷月。他的画作中开始出现用油画和中西融合两种方法描绘月景的作品。

1920年代初,他结识到湖南讲学的蔡元培先生,受蔡元培美学思想的影响,立志走上中西融会的探索之路。他的作品以“新中国画”与众不同的风格,享誉当时的中国画坛。

1930年代初,蜀湘之行,他饱游饫看一路写生,留下不少写生画稿,成为他进入创作盛期的转折点。此后十余年里,陶冷月在沪、宁、苏等地卖画为生,并继续举办个展或联展,始终醉心于绘画艺术的革新创作。

 

双松明月 1940年 纸本设色 130cm×60cm  苏州博物馆藏

 

50年代初,他任职中学教员直至退休。耄耋之龄仍把笔不辍,1983年他被聘为上海文史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1984年,陶冷月画展先后在上海文史研究馆、苏州博物馆展出。他将自己的部分代表作分别捐赠给上海文史研究馆、上海博物馆和苏州博物馆。

陶冷月自录手稿《冷月画识》,登入1932年—1982年间他创作的国画作品3566件。《冷月画识》按创作时间先后,详记题画的诗词跋语与款识、印章,作品的题材内容、纸绢材质和尺寸,部分作品之流向予以脚注。记述了陶氏艺术创作的足迹,反映了他严谨的创作态度,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资料,为其无年款作品的断代提供了确切的依据,也为鉴定真伪给予有力的佐证。

 

陶冷月与重庆和三峡

 

 

月光瀑布 1921年作 油彩画布 60cm×90cm

 

不为人知的是,画家陶冷月还是热心的摄影爱好者,自1923年购入摄影器材,他开始拍摄所见,实录游踪,坚持数十年之久,身后留下大批的摄影作品,数量达800余张之多,包括此次展出的民国时期三峡和重庆地区的摄影作品。

1932年秋,应时任四川大学教育院院长邓只淳之邀请,陶冷月入川出任四川大学教育院艺术教授。他乘船沿江而上,随身携带照相机,摄影写生并举,又在江轮上巧遇黄宾虹。

然而到重庆后遇上军阀开战,滞留重庆朋友家中未能赴任川大。也在此期间他得暇游重庆及周边,趁兴展开拍摄,留下大批风景照片。1933年在出川途中,他也仍然摄影写生不辍。

陶冷月拍摄的这些照片,既是风景摄影,也是景观的纪实,具备纪实摄影的性质,有些照片上留有他自己拍摄的年份以及精心设计的图案化签名。因此,在事隔80多年后,成为追述重庆和三峡地区当时情境的有力视觉依据。

 

朝天门两江交汇处 摄于1932年

 

特别是照片中保留的“真实”力量,更激活了他日后对川渝之行的美好追思,以及创作的激情,绘制了大量抒发“蜀游心印”的书画作品。其晚年所作的《巫山雨霁》等作品,就与当年的拍摄及速写关系密切。这些照片令他“回到当时出游的意境”,成为他在营造画面时的视觉保障,并最终落实到画中的意境。

 

陶冷月与他的绘画

 

巫峡 摄于1932年

 

在新文化运动前后,陶冷月曾一度醉心于西洋画,1920年代初转向融合中西,强调发展与创新,与坚守传统的画家在认知和感情上有一定距离。但1920年代中期以后,又分出精力潜心研究传统,其指向已不是“四王”,而是清代个性派,明代吴门画派以及更早的宋元绘画了。

陶冷月习西画,除受教于启蒙老师罗树敏之外,并无其他师承,他的油画和水彩,主要是自学。正如其自述云:“余幼时即喜涂抹,初作国画,继习西画,七年秋至长沙执教雅礼时,尤醉心欧化。辛酉以来,思折中中西而调和之。”

陶冷月把握传统风格绘画的能力最初根于家学,除了对西画、日本画都有相当了解,他还擅长传统的诗、文和书法,谙熟篆刻、装裱乃至传统健身修行之道。他一直未放弃传统中国绘画的学习研究,其山水、花卉为大宗,偶见人物、虫鱼;形式方面则包括写意、半工写、工笔,以及水墨和青绿。陶氏山水,大体追踪南派文人脉系,兼容北派注重丘壑的传统。

在西画和中国传统绘画具有的双重素养,为陶冷月大胆探索“新中国画”奠定了基础。陶氏“新中国画”的基本特色,是对三维空间和天光云影的刻画,而非丰富绚丽的色彩表现;其独有价值在于,他创造的月光意境,和对幽清色调的独特处理,形成了中国式诗意和大众化格趣。“新中国画”以山水风景为主,旁及花卉。其特点,恰如蔡元培所书陶氏“书画润格”中概括的“结构神韵,悉守国粹;传光透视,特采欧风。”

对陶冷月绘画的最大鼓励与支持,来自蔡元培。

在暨南大学任教的陶冷月于1925年随校举家迁沪后,结识了黄宾虹、徐悲鸿并与他们成为好友,他的“新中国画”也引起艺坛的广泛关注,画名鹊起。期间,他在苏州、无锡和常熟等地多次举办个展,展出作品包括油画、水彩画、传统国画和中西融合的“新中国画”。

 

泄滩纤夫 摄于1932年

 

1926年5月1日,蔡元培为陶冷月定润格,为《陶冷月画集》题签并作长篇赠言。文中提到兼取中西“两方所长而创设新体”的主张,并把陶冷月视为这一主张的有力实践者。

1928年夏,黄宾虹为陶冷月《秋山图卷》作题,称其“天才焕发,学力深醇,不规于元季诸家,而落墨极得神似。”

 

(陶冷月摄影图片为其家属陶为衍提供,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外事培训 | 新闻资讯 | 广告业务 | 期刊浏览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国内发行:重庆与世界杂志社自发 重庆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
主办:重庆与世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渝ICP备:05006161
办公室:86-23-63899599 发行部:86-2363897633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市级机关综合大楼15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