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趟美妙之旅,他们读懂“重庆故事”

发布人:重庆与世界 发布时间:2018/7/16 14:19:06

青年汉学家参观大足石刻。   图片/重庆文化艺术职业学院提供

 

“一笔一划,一撇一捺,方块字奇妙又优美,写汉字的过程更是极有意思……”6年前,因为汉字,格鲁吉亚的娜拉对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毅然选择来中国,在东北大学攻读中文专业,并将中国社会的当代发展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2011年,她随孔子学院夏令营去了西安;2012年她参加“汉语桥”决赛去了北京;这一次,她来到了重庆。5月10日,2018年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重庆)开班,参加此次研修班的青年汉学家和娜拉一样,都有一段特殊的中国情缘。

歌乐山下,青青校园,研修班16名青年汉学家在四川外国语大学进行了为期一周的研修之旅,他们与该校12名研修导师一同交流课题、研讨汉学,并赴武隆、大足、三峡等地的自然人文景点参观游学,“零距离”寻访山城的文化印记。

文化交流是读懂彼此的重要方式。当青年汉学家走出书本,在川外校园与中华文化“零距离”接触,他们有着怎样的初心?在深度体验中又有什么收获呢?让我们一同走近这些青年汉学家,聆听他们的“重庆故事”和“中国故事”。

 

2018“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四川外国语大学欢迎仪式现场。 图片/重庆文化艺术职业学院提供

 

格鲁吉亚/娜拉: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重庆,但其实在我编写《古老的中国艺术》一书时便已“隔空”寻访了她。书籍主要以重庆作为战时陪都的历史地位为研究方向,通过大量文献与历史记载研究了山城的抗战历史。这次研修听了《中国传统文化与长江文明》和《抗战文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两场专题讲座,我对中国和重庆的文化历史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亦师亦友”是我与导师吴兵的相处方式。吴教授十分耐心、细心,教学中我时不时会提出一些异想天开的疑问,而他总是会笑着为我一一解答。我的研究课题是“格鲁吉亚与中国经济文化合作交流”,其中涉及某些专业知识,不在主攻中国外交领域的吴教授研究范围内,对于这些问题,他却十分乐于和我讨论。我深深地感受到川外教师勤勉向上的精神,这也成为我不断摄取新知的动力。

 

印度/唐汉明:

唐、汉、明是中国历史上发展鼎盛的三个重要朝代,同时也蕴藏着中印的文化情缘,所以我给自己取了“唐汉明”这个中文名字。我在孟买开办了一所教学中文的学校,这次我在研修汉学期间,发现同为文明古国的中国与印度,在哲学思想与艺术建筑上有许多相似之处,我希望把中国文化带到印度,以文化为桥梁,促进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与交流。“教育是传播文化的最好途径”,在我的中文学校,有人学快板,有人学书法,我真心地希望他们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热爱,并为之坚持,未来都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通”。

这是我第一次来重庆,我的导师周文德教授赠予我他所著的《中国重庆文化记忆场》,这让我非常惊喜。这本著作底蕴丰厚,让我受益匪浅。在川外研修学习时,周教授待人总保持着谦虚随和的态度,这是我最敬佩的一点。这次研修之旅,我进一步认识了中国文化,更深刻地领略到了汉文化的源远流长与博大精深,与中国老师、中国朋友之间的珍贵友情也让我永生难忘。

 

克罗地亚/白伊维:

2011年我决定到中国学习,刚来中国时我几乎一句中文都不会说,那就“试一试”。这“一试”便一发不可收,随着汉语课程难度的提升和对中国了解的不断加深,我决定留下继续学习,这一留就是7年。

我始终对中国文化,特别是各地的人文风俗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和强烈的好奇心。第一次来到重庆,我就迫不及待请志愿者带我去买重庆小吃。这里的人们豪爽热情,热爱他们的城市。我着迷于这座城市,更喜欢这里的“重庆人”。在武隆观看实景演绎时,我看到拉船的的纤夫,听着响亮的号子,和着巴蜀传统乐声,这独特的歌唱方式让人陶醉。我也第一次真切地感知到“纤夫”群体与城市发展的渊源。

我要再来重庆,“越早越好”。我已经能够预想到未来的重庆将有更好的变化,更快的发展,这实在太令人期待了。

 

来源/四川外国语大学宣传部

编辑/刘丁睿

 

 

 

“汉学研究是我人生的重要部分”

范宝文  [ 意大利 ]

 

范宝文在结业仪式上讲述他的“中国故事”。  摄影/唐安冰

 

我第一次来中国是2005年,在四川、西藏和云南旅行,令我大开眼界。那次旅行除了满足我的好奇心,还为我的生活开辟了新路。后来,我开始对中国的宗教和武术感兴趣,并在澳大利亚学习了几年。

在来中国之前,我只知道说“你好”这句汉语,所以我的目标之一就是练习普通话。依靠一本短语书,我记住了几个重要的短语,包括学习如何计数,并在生活中加以运用。当地人乐于助人,和他们交流,我发现学习新语言是一种挑战,实际上也非常有趣。

回到澳大利亚,我开始在社区大学学习普通话。经过18个月的学习,初见成效。我把熟悉中文剧本和记忆音调当做挑战,这也令我心情愉悦。我对自己充满信心,并热衷于学习更多知识,于是我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攻读硕士学位。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历史悠久,是研究中国文化的好地方。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在那里学习和讲授汉学,图书馆收藏了大量中英文书籍。在两年学习中,我加深了对中国历史和当代社会的了解。期间,我还去台湾继续学了一个学期的普通话,毕业后又回澳大利亚进一步学习汉语。到那时,我已花了4年时间完全沉浸在汉学中,中国文化博大精深逐渐展现,让我对汉文化学习的渴望与日俱增。

2011年初,我开始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新开设的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CIW)读博士研究生。2017年12月我毕业了,这6年充满刺激和挑战。除了完成对台湾宗教文化史的博士研究之外,我还对中国电影和古代历史产生了兴趣。我结识了世界各地的汉学专家,他们与我分享知识,让我对中国迷人的历史和现状有了更细致的了解。

2017年,我成立了首都学术咨询顾问公司,提供研究和编辑服务,目前在撰写澳中理事会的历史(1978-2018),并协助一些中国学者发表研究成果。2017年,我曾3次来到中国,为未来的合作开展新的研究。我很高兴有机会来重庆学习,能与当地的专家会面并结交新朋友。过去十几年,汉学一直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我相信中国将越来越好。

 
外事培训 | 新闻资讯 | 广告业务 | 期刊浏览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国内发行:重庆与世界杂志社自发 重庆市报刊发行局 国外发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总公司
主办:重庆与世界杂志社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渝ICP备:05006161
办公室:86-23-63899599 发行部:86-2363897633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52号市级机关综合大楼15F